经典纪录片三峡啊送影评求下载地址

  [复制链接]
头像被屏蔽

1

主题

1

帖子

7

积分

禁止发言

分享到:
发表于 2014-4-14 19:50: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敬爱的爱我爱(L5L.ORG)坛友们:
(写在前面:这篇文章十分长,写了很久,并不彻底是关于《三峡啊》,更多的是我自个对导演王利波的一点小调查。我觉得是对许多预备拿起相机、开麦拉的人有益处的东西,才花了比较大的精力把它收拾了出来。期待评论。)







  贴有“中国独立”或许“中国地下”这样热血标签的著作大多数都不会变成我片单中的一部分。能够也是看得比较少,人就顽固、成见。但几回不如何开心的观影阅历的确让我感受这东西通常和“装神弄鬼”或许“无理取闹”只要一步之遥,意思不大。偶尔去影展有时机就零星的看几部,不成系统。

  新闻学院近来大发慈悲,请了些肚子里边真有些料的业界人士来,其间就有这部《三峡啊》的导演王利波,也就有幸看到了这部片子,也有时机相对详尽的晓得到王利波这位从鼓手转型的地下独立纪录片导演,彻底颠覆了我上文所提及的成见和误区。

  《三峡啊》是部好片子,(或许我的姿态不对)也很难在网上找到资源。假如说娄烨的片子被禁是由于尺度,那《埋葬》和《三峡啊》被禁是由于影片本身的尖利和力气。这是王利波导演自09年《埋葬》之后的第二部纪录片长片。(手头还没有《埋葬》,假如哪位兄弟有这部片子发发慈悲传出来看看吧。)《三峡啊》很英勇,也十分“东北”——又直又白。导演自始至终都没有掩饰过他表达自个政治定见和观念的意图,《三峡啊》本身即是一部向中国最高意识形态竖中指的纪录片。它尖利,从三峡库区的移民一步步采访到其时参加三峡工程证明进程的老专家们(陈国階等)再到“定见人士(李锐、戴晴等)、社会学家(茅于轼、吴稼祥等)”再到其间所用的历史材料,依据直指定论:三峡工程的建造是一个过错的,领导拍脑袋的工程。

  三峡是一个反常无穷的论题,由于本身三峡工程包括的疑问即是各式各样的。从一开端的政治决议方案、证明到08年汶川地震、之后的大旱,没有人在评论这些疑问的时分会忘掉问好三峡。因而,要把这个论题做出一条明晰的头绪真的是十分艰难的。尽管这部著作在节奏上还稍有些疑问,例如叙事线仍是略杂,在过渡和衔接上的硬伤能够直接绕晕观影阅历不可丰厚的观众。导演本身也一再着重这一点,他笑着说:“要让观众看两遍的纪录片能是最佳的纪录片么?但看回片子本身,它的深度、广度绝不是通常环境、政治体裁纪录片能够到达的,并且这部片子的team几乎即是导演一自个,三年能做出这种片子导演本人的才干不可小觑。

  《三峡啊》的意图性很强,一切的证明都是为观点效劳的,所以处处都是言必有中。这种敏锐和准确度要归功于本片的案牍。王利波是个反常注重案牍的导演,案牍的优良直接成果了这部纪录片。紧密的逻辑分析和依据链条一条条舒展,在我看来,这是一种真实的“客观”。这种“客观”不是那种学院式的佯装中立,而是一种“客观”的“片面”。导演本身也以为“纪录片的真实性”是一个伪出题,“只需开机即是扮演,不管你我。”那么,已然坚持所谓的“是非陈列,即是中立”彻底没有意义,那我陈述我的观点又有啥疑问。我不耍泼,我也不耍赖,我把我得出这个定论的进程展现给你看,我把我的依据也给你看明白,你又凭啥说我不“客观”呢?

  论文式的纪录片是考验观众的,它跟单纯的定见表达纪录片尽管看起来“迥然不同”,但“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单纯的定见表达纪录片经不起正派的逻辑揣度,导演的心情、定见是不容质疑的,硬气,愤恨。这些躲藏在所谓证明之后的片面心情会很大的“鼓动”、得罪观众,我很厌烦这种片子。可是论文式的纪录片尽管如同证明的最终结果与定见表达式的并无收支,但它的证明进程是站得住脚的,并不是一种自个定见的逼迫式输入。证明进程的拉长让人变换情绪进行考虑,在定论处已与导演达成共识,并不存在强制性的认同,它答应观众不被压服,所以并不给人留下过火、愤恨的不适感。

  为了做到尽能够理性的说理,写案牍也跟写论文差不了多少。找准方针在先——王导整个进程中都着重对“你要的究竟是啥”的考虑,思路的不明确会直接影响到后边的推理与证明。断定了方针之后是有关材料的收集、摄入很多信息、树立榜首印象,并进一步断定大体方向。一步步材料结合之后就能够树立联络网底子梳理出每层推理所需的方针和信息。在这个层次上要搞明白的是证明的先后,也是想明白“先有鸡仍是先有蛋”这样的疑问。对这个疑问考虑的缺乏致使许多纪录片制造者在信息收集进程中手忙脚乱的疑问,扑入很多信息之后失掉方向会为进一步推动发掘深度添加艰难。

  这样紧密的案牍收拾和架构不是一部纪录片优良与否的决定性要素,可是假如你的纪录片是为了压服别人或许是为了搞明白一些疑问,而不是单纯的调查,这即是十分必要的了。王利波在答复学生的各种疑问时除了着重方针之外一向着重案牍,“《三峡啊》到编排完结之后案牍都还在不断调整。”在做案牍进程中,王利波表现出了一种反常优良的“断定方针--收集--消化--结构--收集--消化--调整--再结构”的才干。

  我格外敬服他那种从不中止考虑和发掘的案牍收拾方法。他并不排斥调整和从头发掘,一向为新的能够性或许为更深的层次腾出空间,并不捉襟见肘。纪录片的案牍难做,大约是由于它是“方案永远赶不上改动”的终极表现。但这也是纪录片的魅力地点。懂得总结并跟着信息调整自个思路也懂得一向明白自个要啥的导演,的确能把一个看起来外表没啥内在的论题推出一个深度来。王利波在《三峡啊》里专注三峡工程的证明进程的非理性以及它给库区移民群众带来的痛苦,把来龙去脉理明白,一阵见血,不尖利也不可。

  虽是采访式的纪录片,导演仍是在印象表达上面进行了尽能够的优良表达。乃至说,这部纪录片有很激烈的美感与导演自个的印象个性。片子中每每引证《李鹏三峡日志》之前都会有一段夜晚三峡水库开库门的印象。那种吱吱呀呀的声响从很远的地方传来,面前的铁门缓慢翻开,光线是明亮到假假的,红灯闪耀。几乎即是一个不知何踪的奥秘地带。这个画面创造出一种无可名状的奥秘感,其间还蕴含着许许多多彻底不可捉摸的意象、情感和定见。影片完了,我做了一晚上的梦,那水库门开了又关,关了又开。

  采访式的纪录片很简单惹恼观众的缘由能够也是跟观众在观影进程中视觉上得不到满意有联络的,一堆人说了又说,说了又哭,哭了又说。就算言之有物,硬需求观众坐下来看两个小时说话访谈,仍是为难了观众。这部影片仍是尽能够的在印象上照看了观众。例如在一场采访库区渔民的阶段里,镜头置于一个相对来说的制高点,大鱼的两夫妇依船的中轴线对称散布在画面两头,从水中把渔网一点点拉上来。镜头渐渐往上摇进了一片绿影。这种《舌尖上的中国》式的彻底考究方法美的小片段的确让这种本是单调的论文式纪录片有了那么点取悦双眼的意思。

  有人打击这种东西为“花哨”,导演自个回应为“对观众的尊重”。我是附和他的。除了过于尖利过火的定见之外,印象的残次、故弄玄虚也是我厌烦“独立、地下”的一个缘由。方法当然为内容效劳,可是没有方法光滑,你如何能够让别人心安静气听你说话?把话说得好听不意味着就要溜须拍马、趋炎附会,把片子拍得美观也不意味这部片子即是画面的堆砌和流于外表,中庸的才智,其实在哪里都是用得着的。

  中国一向被视为没有哲学的国家,但实践有一种高于哲学、与宗教平行的修身理论存在。儒家修身、不偏不倚、黄老道法天然的思维几千年都仍是流在中国人的骨子里。谈《三峡啊》绕开导演本身是没有意义的。在我看来,王利波是个很“中国”的导演,中庸、顺其天然、自在的思维在他举手投足间都能小觑端倪。

  在共享进程中,他一向着重这部片子成功的偶尔性:选题的偶尔性、偶尔约到李锐(反对派们本身流露出来的幽默感和一阵见血的批判肯定是这部片子的大亮点)、好画面的偶尔性、没钱没团队就开拍,拍着拍着阳光卫视就有人带着钱来给他做制片……“功遂身退 ”是也。“你不能老想着我原来是如何做的,你的意图是把片子做好,所以就不要回绝偶尔。我的许多好的东西都是在正式采访之外拍到的,‘编排台上的再创作’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乃至你还要把现已做好的东西扔掉,这样线条才会更明白,你想说的东西才会更有压服力。纠结曾经的真没必要,是好的,就要改。总要向前看。” “上善若水”是也。人过了青年期很简单为了求稳而不敢随意变化,但他真实抓住了“变”的中心,从容应对。

  我不晓得没钱、没团队就接这样杂乱的体裁的导演有几个,但我大约是不敢在这种没有安全网的情况下背个机器就开端拍纪录片。我问他“如何敢”,他想了一想,四十岁的大老爷们居然像个二十岁的毛头小孩儿相同说:“我即是想做啊,我得做啊,我干嘛管他那么多。” 或许真是应了《寻羊历险记》那句:假如你真想做一件事,整个国际都会来帮你。面临王利波的时分,我心里是很震撼的。他从没有表露出做纪录片很难或许一自个去做这种大体裁有多么辛苦,他是个很简单的人,方针性很强,找准要做的工作就一头扎进去做究竟的那种,格外令人敬服。

  王利波早年做鼓手,玩乐队,不能够没有燥过。做乐队的也是活在当下的人,唱的爽了名呀利啊是自个找过来的。或许即是这种阅历让他在做片子的时分真实做到了“淡泊名利”,“无所欲求”,他把这种状况描述为“安静”。他并不为了保住“地下”、“独立”这两个描述词而把自个搞得跟个困兽似的。

  他不回绝别人的印象个性,不回绝把画面拍的美丽,不回绝影展——“影展是时机,我也没想到我的《埋葬》给我带来了那么多优点,这些东西都是你把片子本身做好今后顺其天然的东西” 、不回绝别人投入的资金——“但绝不是给点钱就拍。搞独立搞地下不意味着给几万就开机拍,要拍就要拍好,所以我不随意拿别人的钱,要给就要给够。做独立要把自个的核算做的满足点,我的意图即是不要给每部片子都留下惋惜,一生才多长,每部片子都有惋惜这辈子要如何过啊。” 他的方针肯定不是为了做个纪录片导演——“我只是觉得纪录片这种方法是合适我的,假如有才干我也能够去写书,也能够去拍剧情片。我为我想说的,想表达的东西寻觅容器,最终我找到了,即是印象,即是纪录片。”;他也不是只想做个中国独立地下导演——“北影的张献民教师是讲的极好的:会开机就会拍纪录片,会开机关机就会拍剧情片。拍纪录片并不难,我觉得纪录片是我跟这个国际沟通的方法。这个国际是跟咱们有很大联络的,作为一自个,我觉得咱们需要对身边发作的工作进行反响,总不能别人戳你一下你还没反响,那不是木头人么?”,“独立不独立,地下不地下不是很重要。我是个独立地下纪录片导演只不过是咱们国家暂时还不答应这类东西在地上活着罢了。但这不代表我就不要把片子做好啊,也不意味我就要把我的片子做的怪到别人不了解。那种格外艺术的印象我不做,一是我做不出来,二是我做纪录片是为了表达,我希望别人能够了解我说的话。我不是站在高于观众的视点说话,我说的东西只不过是比观众们晓得的宽度要大罢了,但别人或许站的情绪不在我的宽度内,这个片子的内在又能够有所补充了。”

  王利波并不把“独立”当做是所谓“特立独行”,他以为“独立纪录片”的独立是一种“独立的判别”。我并不以为他在这里说到的“独立判别”等于“独立考虑”。我以为“考虑”这个进程太大了,并且如今资讯普及率那么高,人人从群众渠道得到的信息都差不多,所以考虑进程迥然不同。可是“独立判别”是个新的东西,它不过于着重考虑的进程,而是考虑的定论——我以为它是好的仍是坏的?“做片子也罢,做一个公民也罢,我觉得第相同应该做的即是在心里存有置疑,你得学会问为何。你一定要学会做独立的判别,但你判别的对错是有待评论的,你不能回绝别人跟你的评论,人家说你对说你错大不了你把依据拿出来摆一摆。你连依据都举不出来还何谈独立考虑。”

  王利波是个很有才智的人,他面临批判的方法也很独立。“我觉得作为一个导演你是不能对你的观众、影评人讲啥“不可你拍个给我看看啊”这种话,究竟影评人即是影评人,观众是观众,你导演才是拍片子的。人家说的或许即是你没看到的,这种批判即是有用的。说错了不睬就行了嘛,可是不要捉襟见肘把长进的时机给丢了。做导演的最重要即是去做,你必须对自个要有个明晰的判别。”

  三峡对于如今这个时段并不是一个“脱敏”了的体裁,但《三峡啊》制造进程中没有被任何政府机构、国安找过费事。导演给出的答案是:“你自个别太把它当回事,中央电视台还拍三峡呢,我拍一下又如何了。我出去拍东西都一自个,脚架买最小的,机器用最小的,背包一装就走,跟个旅行的没啥不同,别太显眼就没事。遇上了不可就走呗,维护生命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认明白本身才干边界是很重要的,艾未未比咱们都有大能,他有大能,做的出格一点并不太难为他,可是咱们真的没必要去为了一部片子碰的头破血流。你想要改动社会,即是要头破血流的。你假如想好了,那你就要承当结果。我暂时还没法做好这一点,我晓得红线在哪,我就要在这条红线里边把我能做的工作都做了。遇到阻力和费事不妨缩一缩,退一退。你说你去跟那些小地方的流氓政府斗有啥意思。千万把自个保住了。”

  能做个有社会关心的纪录片导演是很难的,榜首难的即是明白人,尊重人。“道不远人”是也。王利波是个很会换位考虑的人,尽管着重片子的质量,但他并不会跨过版权和品德的边界去把别人的日子“为我所用”。这一点也是我很欣赏他的地方。“不要给别人带来任何费事。” “你去调查三峡库区移民的日子情况你必须要让人家搞明白你在干啥。有时你一条片子出来人家半辈子就毁了。他们有时不晓得你在做啥,不晓得纪录片是个啥,就以为你是电视台的,他们也看不到自个这样做的结果,所以你要为他们看到,要警告他们会发作啥事。他们回绝了那你就不能拍了,他们赞同、了解结果、愿意承当你才干翻开机器。可是你也要坚持置疑,许多人的表达是有扮演性质的,你要学会去辨认这些东西,然后剔出那些真实的表达和诉求。”

  人是杂乱的,最恶的事能够即是最不幸的人自个做出来的,最善的工作也能够是最恶的人做出来的。王利波真实看清了这一点,所以他坚持自个的独立判别。但他也有看不明白的东西,他讲到他拍《三峡啊》中一次格外心灰的阅历。他约到了一个因三峡移民而影响了高考的年轻人。年轻人住在山里,他曲折了多次总算见到受访人,受访人最终却回绝了采访,乃至是连声响都不给收。“我真的很挫折,并不是由于曲折辛苦最终还扑了个空,我为那个年轻人感到由衷地心灰,我真搞不明白有啥东西搞得年轻人这么畏手畏脚的,连私下里说都不敢说。假如说这个国家的年轻人都没有点气血,那这个国家就没救了。我尽了全力压服他,他仍是坚持,那就算了。我不了解他,可是我得尊重他。”

  “许多人拍不出好相片的缘由是他们底子不晓得尊重自个的被摄者,他们想要的只要他们自个。”王利波是一个在自我中却跳脱了自我的导演,我他充沛了解了“我”也真实的学会尊重别人。这种有自我需求和有大才智的中国独立地下导演太少了,不免捉襟见肘。最终,在这里共享两段他在共享会上说出的话,愿与读者和有志拿起相机的迷影青年、独立导演们、地下导演们共勉:

  “西方的思维尽管成果很高,可是它仍然是不利于人和天然的长时间共处。它不管现状如何,比盲意图咱们要高出多少,可是它在本质上都仍是掠夺性的。乃至说,如今这即是全人类的情绪。咱们尽管不像老毛那个年代相同宣传‘谋事在人’可是咱们如今做的工作仍是把咱们人类放在一个“操纵”的位置,实质上并没有啥改动。科学啥的,都是小聪明,而不是大才智。‘调和’这个词尽管用烂了,但它真的是咱们老祖宗留下来的大才智。再依照这样做下去,依照戴晴的话即是‘加快人类的自我消灭’。咱们要开端站在全人类的视点去考虑疑问,去知道咱们的社会。吸收更多的东西,不断进行反思,咱们才干真实有所突破。”

  “做完后期今后我觉得得先放一放,放一个月半个月的,你还能发现不少疑问。但也别放太久,像我如今隔久了,就算有疑问我也懒得再去弄了。做《三峡啊》我最大的收成即是整自个都安静了下来,我安静了下来就能看见这部片子里边的浮躁,人安静下来才干镇定、中立,想出的东西也会更有针对性和建造性。学会让自个安静下来,满足镇定今后你才干看得更加全部,当你更有才智时,你才干看到这个疑问的中心。”




  (注:以上一切引证王利波的话皆是在共享会上的现场听打,不免有所缺漏,如有疑问请指出。谢绝转发,如要商用,请豆邮联络,谢谢。)



上一篇:推荐动画片乒乓另送长篇影评
下一篇:经典剧情片逆转奇兵的一点影评

 

                                                   内容是坛友辛勤的果实,转载请注明来自:我爱论坛L5L.ORG!网站盈利才有我们的存在,亲.点一下广告吧!


推荐使用Android独立客户端   ios苹果客户端开发中


常驻我们论坛有福利-v-立即注册

0

主题

1

帖子

4

积分

入门小兵

发表于 2014-7-21 17:54:45 | 显示全部楼层
想看   从掩埋到三峡。。。。人我们真正认识到中国还有这么有良知的艺术家

0

主题

125

帖子

159

积分

初入江湖

发表于 2015-1-18 22:47: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峡啊三峡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马上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