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霍尔的影评

[复制链接]
头像被屏蔽

1

主题

1

帖子

7

积分

禁止发言

分享到:
发表于 2014-4-14 21:23: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敬爱的爱我爱(L5L.ORG)坛友们:
我首次看《安妮•霍尔》是大四,那时我念念不忘的是安妮的这句话:“我碰到过太多混蛋了。”如今我念念不忘的是她的另一句:“你老是觉得我不行聪明。”
  
  虽然艾维老是竭力否定,可是咱们能够看出,她对安妮的确是这个观点。纵观全剧,这个评估对她未必公正。这个把“La-De-Dah”挂在嘴边的威斯康辛来姑娘,开车技能奇烂,需求凭仗大麻来进步性致,会用十分弱智的托言来挽回跟情人的分手(打虫子,作用奇佳)。她有受不住引诱的时分(跟她的老师大卫),并且最终似乎是遭到一个富豪的引诱而离开了艾维。可是,这个姑娘有杰出的歌唱天分,并且具有超凡的文学灵性。艾维首次在安妮家看到希尔维亚•帕拉斯(Sylvia Plath)的诗集,大约有点如今像咱们看到一个女文青读张爱玲相同,耸一耸肩,心里想,啊,小新鲜。后来他劝她去读成人教育课程,她看上的是《现代美国诗篇》和《长篇小说导论》这样的课。剧尾他们最终一次吵架,她信口开河即是托马斯•曼的《死于威尼斯》,他震动之余,只能说一句“是我向你引荐这本书的”。她主动地去结识艾维,把他带到自个家里喝酒,愉快大方地把他介绍给自个的家人,却从来没有以婚姻相逼。事实上,即便以一个苛刻的规范,安妮也算得上是自由健全女性的模范。
  
  艾维有资历挑剔她吗?虽然影片里没有烘托,不过彻底能够看得出,艾维勾搭女性的身手适当地强,并且专挑文艺女性(我觉得女文青现已彻底不能涵盖他老婆的层次了)。第一任老婆艾莉森仅仅他进场的晚会的一个志愿工作人员,他能够片言只语地哄她说出自个的论文题目是《20世纪文学的政治任务》,然后用一连串的左派暗号来跟她拉联系;第二任老婆是个眼界适当高的女常识分子,她所说到的那一连串与她熟悉的座上宾,不只在其时纽约的常识界赫赫有名,就算放在当代世界学术史,也是能够有一席之地的,这样一个女性竟然挑了作为政治喜剧家的艾维作老公,可见他有多不同寻常的魅力。
  
  除此之外,他真是缺点多多。比如说,作为一个犹太人,他对任何“反犹”的暗示或倾向都不能忍受,他人说到一个跟“Jew”发音挨近的词,他都会觉得他人有反犹倾向,有人表达对纽约的不满,他都会确定他人是反犹主义,由于纽约是美国犹太常识分子(一同也是左派常识分子)最会集的一个城市。安妮的奶奶是个经典的“恨犹者(Jew-hater)”,他能跟他们坐下吃完一顿饭而不掀桌,缘由大约是奶奶彻底把歹意表如今脸上而一句话也没有说。
  
  他厌世、绝望,他沉溺于对逝世的梦想,他接连十五年都在看心理医师,他在被警察抄牌的时分当面撕掉自个的驾照还安慰警察说“我仅仅对威望有一点不爽,不是对于你自个”。这些都不是大的缺点,他最大的缺点,在于他身上那种自相矛盾的性情。用伊索寓言里的比方来说,他即是那只蝙蝠,只不过是反着来:在寓言里,蝙蝠是见兽装兽,见鸟装鸟;艾维刚好相反,跟常识分子在一同,他觉得自个跟这群装腔作势的家伙绝逼不是一路人,跟普通人在一同的时分,他又开端鄙视这些人是文盲。就好像动物学家没有让蝙蝠自成一类,咱们也没必要把艾维列为“第三种人”:蝙蝠其实即是哺乳动物,艾维其实也即是个常识分子。
  
  “我永久不想加入这样一个沙龙,它的会员是像我这样的人。”
  
  在一开端,艾维就没有掩饰他的这个倾向。我乃至觉得,他即是在兴味盎然地跟咱们讲一个蝙蝠的故事。影片刻不容缓地越过和安妮相遇的最初,直接叙述他们某一次在影片院约会的场景:他们排在一条缓慢移动的长队里,后边一个常识分子容貌的男人在对自个的女伴评估费里尼,学术词汇乱飞,唾沫星子溅到艾维,艾维对安妮诉苦了几回,总算不由得“反”唇相讥,还把麦克卢汉自个从广告牌后边拉出来把学术男羞辱一番。
  
  公私分明,学术男的用语称不上格外高端和装逼,“技能性的(technical)”、“自我沉溺的(indulgent)”、“热媒体(hot media)”……如今的公知随意一条微博都能甩这个几条街。以哥大讲师的水平,我觉得那学术男现已是适当地抑制,反却是艾维体现出来的敏感和不饶人,让人有点张口结舌。
  
  在他第二任老婆携他参与的宴会上,艾维躲在一个斗室间里看NBA,老婆进来后,他宣告了这么一个观念:“常识分子能够看起来才华横溢,实则狗屁不通。”这句话说得一点也没错,但引发这个谈论的场合却有点让人匪夷所思:常识分子在自自个搞的集会上聊学术,有啥不达时宜的吗?我却是参与过官员和商人的集会,席上尽是荤段子和潜规则,见到姿色尚佳的女同志还有人借着酒和威势吃豆腐。我也听老友说过和一位清华某文科带头人吃饭,餐桌上讲的都是楼市和股市,让在座几位青年学人好生绝望。相比之下,几位纽约重磅常识人齐聚一堂,谈一点“异化的形式(modes of alienation),有啥值得他如此大晒歹意的?
  
  所以,咱们有必要起一下这只蝙蝠的底:他到底是如何的一种哺乳动物?
  
  在安妮带艾维回威斯康辛的家之前,刚好有两个片段讲到这件事。第一个是他人要他帮一个同行写点笑话,他看着同行给他展现自个的“档次”,心里默念:“天哪,这家伙真是个可怜虫。”另一个是他在威斯康辛大学的扮演,一最初就说,“当年我给纽约大学开除了,缘由是我在考《形而上学》的时分偷看了近邻同学的魂灵。”全场哄笑。
  
  所以咱们如今晓得,虽然艾维能够比剧中呈现的正牌常识分子都要“左”(他说,只需有一自个还在挨饿,他晚上就睡不着),虽然他对其时盛行的一切左派理论一目了然(精力分析、马克思主义,或许还有结构主义),他仍然仅仅个“半路出家”的,他自个真实的同行是那些滑稽可笑的“可怜虫”,他仅仅凭仗犹太人的身份和对左派意识形态的自我认同而成为一个常识分子。他讨厌的决然也不是常识分子整体,而是学院派常识分子。那个口沫横飞的哥大讲师,参与宴会的纽约常识界名人,乃至他的前两任老婆,都归于面目可憎的学院派常识分子。萨义德写作《常识分子》的时分,大约没想到常识分子内部还会这样来拉仇视。
  
  瞧不起学院派常识分子的“非主流”,明显也不会看得起常识分子以外的人。他对自个的粉丝是这样,对自个的喜剧家同行是这样,对安妮仍是这样。仅有看得顺眼的,估量只要那个一向喊他“麦克斯”的高个朋友。即便是这样,当他朋友移居去加州,开端投身情景剧扮演的时分,他也不由得恶毒地吐槽。
  
  跟这样一个精力分裂的人爱情和日子,真是再辛苦也没有了。他给安妮买和“逝世”有关的书,出钱让她去看精力医师(并且仍是弗洛伊德那一派的),还给她引荐成人教育的课程,他做的这些,都应了安妮的那句话“你嫌我不行聪明”。能够看得出他对自个的做法还很满意,由于在加州的露天咖啡店,安妮说,我谢谢你让我勇敢地歌唱,然后她马上用自个的谈吐证明艾维对她的改造有多么让她获益(《死于威尼斯》),这个场景被他原封不动地照搬到自个的话剧中了。即便咱们承认安妮的确从艾维那里获益良多,这个过程也并不一定让她开心:长期跟一个否定自个智商的人一同日子,她的自傲压抑大约十分严重。一段健康夸姣的联系,不仅仅要让互相成为非常好的人,也大约让互相变得更喜欢自个。她最终挑选了托尼•雷西,能够必定和钱没有啥联系,她仅仅想在变得非常好之后,再变得更有自傲罢了。
  
  不过,咱们也不能说他彻底没有检讨,在他们首次分手的时分,他茫然地走在路上,碰到一对恩爱的情侣,竟然走上前问:
  
  “你们看上去是很美好的一对。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女性说:“我很浅陋和空无,我没啥主意,也说不出啥风趣的东西。”
  
  男人说:“我跟她彻底相同。”
  
  艾维说:“所以你们总算想到法子了对吗?”表情没有一点茅塞顿开。我不晓得这是场面话仍是他无奈的表达。假如是后者,那也适当讽刺。这无异于声称,常识即是一种原罪,常识分子不配得到爱情和美好。这真让我想起米兰•昆德拉某部小说里一个女性对男主人公说的:你做爱的时分就像一个常识分子。我不晓得这是一种自嘲,仍是一种反对。
  
  复合今后,他和高个带着安妮去他们小时分住过的布鲁克林社区复古,还测验和安妮一同吸点可卡因(结果他打个喷嚏,上万美元付诸鼻涕),他有支付尽力在弥合和安妮的鸿沟。但加州一行,两人在飞机上顿感旧情已去,艾维又宣告了这么一番高论:“爱情就像一条鲨鱼,它有必要不停地往前游,不然就会死掉。”正式宣告分手。
  
  他在影片一最初就说:我想念安妮,难以放心。他当然难以放心,他再也找不到像安妮这样好的伴侣,虽然他能找到连绵不断的新伴侣。1979年伍迪•艾伦推出另一部影片《曼哈顿》,在里边,安妮的饰演者戴安•基顿出演一个正牌的女常识分子,她干练、老道,斡旋于各种修改和专家之中,有时一个晚上就要读一本书,然后写出评论。安妮•霍尔身上的光荣此时此刻不见分毫。这大约即是伍迪对“假如安妮成为了一个女常识分子会是啥样”这个假设性问题的回答。
  
  从此看来,常识分子真是一个四处讨人嫌的人物,最关键的是,常识分子也讨厌自个:右派常识分子骂常识分子都吸上了马克思主义这个牌子的鸦片,左派常识分子恨常识分子仍然保留着小资产阶层的兴趣和日子方法。用卡尔•曼海姆的话说,常识分子不自成一个阶层,他们即是各个阶层在常识这个角斗场的代表(这能够自身即是一种左派观念)。在《安妮•霍尔》里,艾维讨厌普通人,讨厌学院派常识分子,但我觉得他最讨厌的,是自个。伍迪让他用各种无理取闹的方法体现他的愤世嫉俗,让他跟一个又一个的人闹翻,伍迪即是艾维,艾维即是伍迪,他经过嘲笑他人来让自个出丑,这自身即是一种自憎自虐的体现。从伍迪•艾伦遍及全剧的精力病隐喻,咱们就能够晓得他想说的是:常识分子都他妈是一群精力病。
  
  “我想起了那个老笑话。有个家伙去看心理医师,说,我弟弟疯了,他认为自个是只母鸡。医师说,那你为啥不把他带来呢?那家伙说,我想啊,可是也需求鸡蛋啊。我觉得这即是我如今对男女联系的观点:它们彻底是非理性的、张狂的、荒唐的,但咱们仍是一向不断测验,由于大多数人仍是需求里边的鸡蛋。”
  
  当然,咱们也从来没看过一自个能够用这么诙谐的方法来表达对自个的憎恶。
  
  他大约也会为自个骄傲。


上一篇:韩国电影辩护人讲了很多你不知道的事
下一篇:追爱大布局的影评

 

                                                   内容是坛友辛勤的果实,转载请注明来自:我爱论坛L5L.ORG!网站盈利才有我们的存在,亲.点一下广告吧!


推荐使用Android独立客户端   ios苹果客户端开发中


常驻我们论坛有福利-v-立即注册

0

主题

125

帖子

159

积分

初入江湖

发表于 2015-1-18 19:28: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分享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马上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